故里红枫逸

忽然记起一篇文,也是一个花滑恋爱游戏的。

记得最清楚一段文字就是什么什么才开服没多久,一位名叫柚子的东瀛少女居于榜首啥啥啥的。那个超可爱的大tag没了之后就找不到了……

求文!求文!跪求!


托他们的福!
一百二百都跑出了要迟到的速度。
一百还比去年快零点五秒,十五秒二二。
暴露年龄就暴露年龄吧,我懒得再涂了,光是把校名和公章涂掉就够费劲了。

虽然这次考保送考得不是很理想,但我想我自己已经找到了一条新的路,重新开始。明年春天还有一次。

虽然我崩了好几场考试,有些郁闷,但我想我能够克服压力。

他说他如果不滑冰,就不是金博洋了。
劳姨也告诉他,要做一个快乐的博洋,要全身心投入自己的事业,享受滑冰,专注滑冰。

至于牛哥,他在新的赛季又进化了,到了一种新的高度。

我们很快就可以在冰演上看到葱桶的表演滑和短节目了,听闻他俩时隔多年回归中国风表演,超期待的。

希望我爱的运动员们一切安好。

没什么事情真的不要去看微博评论。

有些人说话不是一般的难听。

觉得自己什么都懂。

自己不替他上可惜了。

还在那里骂。数落他一无是处。

呵呵了,真的是。

他作为一个专业运动员,从小训练到现在,没可能没有碰到过困难。

他要是真的像某些人说的那么脆弱,

那么我觉得我们不会在领奖台上看到他,

也不会在平昌看到他。

干嘛去了?读书了呀。

他自己什么都明白。

这一行,真的得是行内人才明白到底有多辛苦。

实在找不到合适的配图。不过我没对某些人生气。

我相信他永远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盼他早日归来!

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呀。
把自己喜欢的事情一直做下去吧。
一定要好好养伤。

春天很快就会回来。

联考结束啦,明年春天再考一次就能决定保送名额了。我一定会像你们那样尽全力追逐自己的梦想。

下个星期就要联考了。我的数学还是,一言难尽。
其他的也说不上多好。对自己所掌控的向心力有点不稳定。
我会在接下来的两天全力以赴的。
积累实现梦想的资本就是这么残酷。
三千进八十只不过是前奏。

校运会过后就是法国站。
为那两个人祈祷。

明年就是四大洲和世锦赛。
为那四个人祈祷。

2020的夏天就是东京奥运会。
虽然没办法去见一见富士山,
但我也时刻为你们祈祷。

并没有宗教信仰,
只是希望我爱的运动员们一切安好。
希望我爱的人一切安好。

小仙女和小天使?

你永远都搞不懂他俩到底是在划船还是在凿船

今天正式沉船了吗?

还没(mèi)!有!

今天吃午饭的时候,
老觉得有什么事儿。
然后按开微博刷一刷很可能没有新微博的花滑队分组,
结果我就炸了。

然后我的脑子善待了我一番,
有了一个脑洞。

等到什么时候我慢慢摸出来一个短的试试水(两三千这样子吧。。。估计这得等到明年。以我这样的速度。)

今天是什么神奇的日子啊。
唯一的遗憾是,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没写完作业。。。。

他俩应该很快就回来了,桶发微博说在收拾东西了

在这条微博里桶好像背着个维密的包

趁着这几天在墙外上上外网溜达一下
结果刷推的时候发现了眼镜天?!我之前从来没发现过(只发现过非主流时期的奶天)
谁?哪个大佬可以画一下俩人戴眼镜的时候?写文也可以(有基本样子可以脑补啊吸吸吸吸)
请问哪位大佬有原图?
震惊.jpg

So...
书里很大可能有这些船开到海外去的粉丝评论😂

The possibility

写点东西让自己冷静一下。不是文哦,只是我自己的感想(也有一些自述)。读懂题目的,应该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这里将会写到一些严峻的,我们以后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所以入坑前或者入坑不久还没完全(划重点!!!完全!!!)做好关于Be的心理准备的冰迷们,请慎点。接受不了的现在还来得及,我先送送您,等您真的准备好了,再来也不迟,真的。我不想您心情不好。



我是个葱桶cp粉,确实是的。但矛盾的是,在现实里,我很现实。所以这份现实也会影响到在虚拟世界的我自己。所以,我现实地看文,但又在细细品味着其中虚无缥缈的甜蜜,还时常回想。

我不是第一次饭运动员,之前有饭国乒(好吧,现在也是,我爱al!)。

我入这个坑前就告诉我自己,有很大可能Be,别对现实抱着多大希望。不过这个入坑前的清醒工作可能没做好,自己最近又陷在未来Who knows和假船的航行里。(估计很多人都知道,真船已经沉了,不过还没有正式沉船。划重点,正式!正式!啥叫正式!)

最近发现微博上有一个神秘账号(or 组织),ID是suihangold,估计皮下是华裔,在外网上传各种经翻译并配上英文字幕的葱桶各种视频和讯息(央视的纪录片和采访,各大中文新闻界大佬的新闻稿专访稿和视频,冰迷剪辑的视频,葱桶出席活动的视频等等等等),油管,推特,Instagram均有同名帐号。我最近就在翻TA的微博,读着推特截图上的外网粉丝评论,发现这个假船居然开到海外去了,比如有外网粉就在评论区叫吼:“他俩绝对是在一起了!”。(插个题外话,这些神秘账号皮下对葱桶国际化做出了巨大贡献。我可没有跑题哦,这里写的是写这篇垃圾感想的背景)看开来了,我就开始翻看TA翻译前的原采访视频,然后又开始在B站翻他俩平昌周期前后的采访(有世锦赛后的法制晚报红me访和下了平昌颁奖现场之后的风云会)。结果呢,本来打算吃糖的,却变成为了让自己清醒而强行捅自己刀子,把玻璃渣全咽下肚子里。

关于采访中说漏嘴,以前是真没觉得有什么,而如今看来,他俩是真在公共场合“拼了命”地澄清加避嫌。“那谁”已经在他俩含糊不清的对话里出现过多次了,语境特殊,对象特殊,感情不可捉摸。

比如,
桶:“放心那谁不知道”,
葱:“我说什么了??”……类似这种意思模模糊糊的话其实出现过数次了。

哦,是的,当我把这些都看得差不多了之后呢,审判就来了:哦,是的,90%Be了。不过咱们种花家文化博大精深,精确地说就是有90%的可能已经Be,因为现实中是一场漫长的(划重点)Be。为什么说漫长呢,因为未来太多变数了嘛。把句中Be换下来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只是极小,小到不得了。(懂了吗?是分手哦。)

要是那些模模糊糊的话讲得再明显一点,那么要做成完全的,绝对的Be,那就差把话直接撂那了(此处指言语清晰,语境清晰地将Be结果公布在社交媒体上或者在采访或专访中直接地讲,并且主要传达“对不起,我已有男/女朋友,请大家不要再YY,谢谢大家关心”这样的意思)。但是不行,他俩还没拿到奥运冠军,还没退役,还得照顾咱们的感受。这个咱们还包括大洋彼岸的外国冰迷们,毕竟这个假船不仅环游太平洋而且开到了大西洋。别小看这个极小可能,因为咱们谁也不知道未来。

当然,为了犒劳一下辛苦的现实的自己,除了捅自己刀子,也有吃一些糖来缓和一下。两种东西加起来,我对于这样复杂的关系就又多了一种见解,这真的是不能用爱情去解释,但又不知道比多少爱情都要美好。

以前头一回因为自己站的cp Be,丧得不行,丧到看到听到什么关于这对的有纪念意义的图片啊文啊歌啊小故事啊就一股子心酸和一整腔眼泪冲着上脑,跟着就心痛。也许魔蝎的本性就是善于让自己调整过来吧,面对现实。我一直在丧气的烂泥塘里挣扎,随后艰难地上岸了。不过这个过程实在是太长,放到现在来说,没阴影,那是假的。所以,这一次再面对自己站的cp得Be现实的时候,我的心没有一点波澜,那也是假的。难免会有些。

但是,那些小小的起伏,很快又平息下去了。我心理建设实在是太厉害了啊。这个时候如果某些不是cp粉的人再和我说,说些什么风凉话想来专门打击我,什么他俩不会是恋人啦,爱情是这个火车永远都不会驶向的车站啦blablabla之类的,我可以呵呵一句并且说出一大堆这段感情跟某位神秘的葱哥的“那谁”不可比拟的地方,然后再总结一句,这两段感情性质不一样,对象不同,用心不同,经历不同,
没有可比性!!!
所以拿这两段感情来对比,来打击cp粉的心
没!有!意!义!
是不是,对不对,没毛病啊。
所以说,丧个鬼啊。

反正桶也是说过他俩在冰上是爱着对方的。这就够了(有证据的哦)。
平昌之后,冰迷多了,这是好事儿,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可能就会见到某些奇奇怪怪的人来抬杠的了(现在还没见到不是cp粉的来搞事情吧?但愿以后都不要有。)要是这样的人那是真的存在的话……那我就祝那些杠精被咱们这些原北极圈居民扔到海里喂鲸鱼。毕竟归根到底,我们对于真正的他们的喜爱,不是这些闲杂人等能够动摇的。

那什么时候他们是真正的他们?

毋庸置疑的,冰上的他们,就是真正的他们,纯粹的他们。

不用心如死灰,因为他俩没可能不在乎对方,没可能心里没有对方。一辈子的没有血缘关系亲人,比好朋友还要好朋友的好朋友,最后的搭档,花滑史上永远连在一起的一对,这些身份难道还不够独特?够了够了,我不奢望更多。能看见他们熬过伤病,重新上冰,然后以独一无二的表现,Light up the Ice,已经是很感激他们真的走过了那一关,继续拼搏,为花滑贡献属于自己的节目,为国家为自己争取更多荣誉,以此报答国家,回报自己,报答所有爱他们的人和他们爱的人。

这一两年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其实也别说这一两年了,他俩在青少年时期也因为伤病经历过很多),所以他俩之间的关系啊感觉啊也有发生变化,相信大家都有体会到。

“那谁”不是站在冰上的人,“那谁”也不是最后的搭档。但现在,桶不是“那谁”。

总结一下,
这两段感情,有且各自只有一种存在,不可替代另一者。不管是预设的,还是已经结束的,还是现在正在发生的,还是会延续不断的。

感谢他们能够回来。So, what about the possibility? Or   what about the possibilities?...hhh Who knows?

————————分割线—————————

感谢您能看到这

写这一篇不知道什么鬼的没有文笔的垃圾,不是为了出坑,而是为了明白自己到底是怎样看待他们的。也算是一篇碎碎念吧。留个自己的心路历程的故事。
最近想写文,但是我自己得捋一捋自己的想法。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下故事~

————————分割线—————————

现在是2018.8.3 晚上22:12
有位亲在评论区这么评价我
“你绝对是能成就大事的人!这么理智,这么果断!”
谢谢你,我还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评价~

自己又把这一篇东西看了一次,我觉得我的口气太内啥了……

————————分割线—————————

本来没打算再加一些什么,但是这位亲的评价让我想起了某些事情。
我现在数学很糟糕,未来的变数我真的很害怕赶不赶得上。怎么说呢……无奈又迷茫?确实有一点。
我曾经立过这样的誓言,我以后无论从事什么职业,都要为中国体育事业做出我自己力所能及的最大的贡献。无论是队医,还是科研工作者,我都很乐意。
甚至是从政,打入体制,将某些白吃干饭的,什么都不懂的“领导”给踹下去,这个我也很乐意。

中国,虽在这个依然不够公平的世界里渐渐强大,但力量仍然不够。因为自身的力量还没强大到方方面面。这个需要时间,大家也都明白。但自身出了问题又不改正这是不能容忍的。体制依然有很大缺陷,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革。希望这些能有人尽快推动完成,因为不是每一个运动员都耗得起时间。他们为自己为国家为事业做出的拼搏不能白白付诸东流。

最近……就觉得我真的该好好的整理一下思想了,要不然以后,自己都没活好,还指望给中国体育事业贡献一些什么?做梦吧。

好了,全跑题了。不过心里没那么别扭了。

新“赛季”冲鸭!